通勤婚姻如何維持親密?

作者:李宜蓁  出處:親子天下19期

當另一半變「週公」、「季父」


家,按照國語辭典的解釋,意為「眷屬共同生活的場所」。但對許多人來說,這個定義需要重新改寫。

在弘光科技大學老人福利與事業系擔任助理教授的黃玟娟,有個高一的女兒和國三的兒子。自婚後,先生就一直常駐其他縣市上班,平常住在公司的單身宿舍裡,週末才回家。

與家人分隔兩地沒多久,先生感覺不太對勁。他發現在家的母子三人漸漸結為生活共同體,自己卻被排除在外。

於是,他開始非常勤奮的在週間也抽一天回家,回來便接手送兒女去補習、倒垃圾;早上五點起床為家人煎蛋餅、打精力湯,努力要打破「通勤者」與「在家三人組」之間,那層看不見卻可能很巨大的隔閡。

這種婚後夫妻因工作關係分居兩地,隔一段時間才能全家相聚的新家庭模式,已成為現代社會的常態,有人稱之為「通勤婚姻」、「兩地婚姻」,或「分偶家庭」、「候鳥家庭」,尤其在產業技術集中、地區固著性高、全球性的職業類別中(如科技業、教職、公務員、外商公司、貿易公司)特別常見。因此竹科有所謂「三五族」的形容詞(每逢週三和週五返家的竹科人),台商與台幹之間更常自我解嘲為「週公」(一週出現一次的老公)和「季父」(季節交替才返家的父親)。

家,意外成了這群在外工作的新遊牧民族,另一個短暫停留的居所。通勤者對家庭的想像和角色的實踐,像一條細細長長的線,維繫在家庭與工作之間,模糊又飄渺。而通勤者與其配偶、子女間的角色互動隨之重新洗牌,關係的冷熱親疏也得面臨時空的嚴峻考驗。

「回想年輕約會的時候,老覺得時間怎麼過得那麼快,於是兩人決定結婚吧,延續那種在一起的幸福感。這種「togetherness」(一體感)是大家在婚姻當中追求的。可是大費周章結了婚,卻又不在一起生活,」師大人類發展與家庭學系教授黃迺毓說,通勤婚姻幾乎違反了大家對婚姻的美好想像。

呂旭立基金會資深諮商心理師林方皓分析,婚姻中有基本的安全感、歸屬感和可近性的需求。身為父母則有一起分擔教養責任、孩子生病要一起送到醫院的基本需求。時空阻隔,勢必影響兩人親密感的建立;兩地家庭讓這些婚姻的本質,一項項被抽出來放大檢視。

通勤者的煎熬和焦慮


專業鋼琴老師張必忻的先生,在中國經營管理顧問公司十年了。先生每隔三週會固定回台兩週,跟其他台商相比,能陪伴家人的時間算是很多、很幸運了。但幾年前張必忻因腹痛緊急就醫,竟是盲腸炎,須馬上住院開刀。先生雖在香港洽公,但無法馬上排開行程飛回台灣,只能拚命的傳簡訊關心病況,躺在病床上的她心裡很不好受。

家住基隆的陳從義(化名)在竹科上班將近十年,前陣子才因大女兒得了敗血症住院,向公司請了五天的照顧假。老婆雖和娘家住得近,急事可有親戚奧援,但最近老三出生後,老婆全職在家照顧三個孩子依舊分身乏術,多有抱怨,只好申請外傭來幫忙。「我跟同事說,看到我請假,千萬不要以為我在家很輕鬆,照顧病中的孩子比上班壓力還要大。」

因為在外工作者大多是父親,這種平日缺席父親,常被以為是自由自在的假性單身漢,讓通勤父親大喊冤枉。

「辛苦工作五天回到家,太太卻說:『你好不容易六、日回來,孩子就多帶一點嘛!』聽到我就火大。她根本不懂我的工作分量與強度比她重多少,我是無奈被迫缺席,對家裡不是不關心!她以為我平常都很輕鬆嗎?」每週往返台北公司和台中家裡的企業主管王佳賢(化名)忍不住搖頭嘆道,平時家裡發生什麼事,夫妻兩人當下若能溝通叫做「交換意見」;但其中一方進度要是落後了好幾天,這些關心就完全變質,成了發牢騷和馬後砲。

「兩人的溝通必須建立在互相了解和支持的基礎上,現在我們好比兩艘軍艦,總是相撞沉船,」王佳賢無奈的說。

留守者的委屈與不平


然而,通勤者也有許多盲點,比如爸爸一回到家很容易以上級指導者的角色看家裡的事,尤其男性特別看重外顯的成就與表現,對孩子教養意見就特別多。但由於通勤者脫離了家庭本有的生活脈絡,用高標準看事情,極易造成夫妻對立。

松德診所諮商心理師林萃芬分析,通勤者要是皺眉頭問一句:「你為什麼沒把孩子帶好?」夫妻絕對吵個沒完。在家留守的配偶除了工作和家務以外,必須把缺席者的親職角色一肩扛起,可以想見平時的親職壓力有多重。但通勤者一回來,不但沒對留守者拍拍背、說聲「辛苦了」,卻急著打翻平時建立的教養準則,「小孩都這麼晚睡嗎?到底有沒有在教他們禮貌啊?」一味的責備與批判,難怪留守者除了滿腹委屈,更有一肚子怒火!

許多通勤夫妻都同意,在家留守者承受的身心壓力比較大,容易報憂不報喜,家裡什麼雞飛狗跳的大小事情全往通勤者身上倒;相對的,通勤者為了不讓家裡擔心,比較傾向報喜不報憂。

黃玟娟在大學的課不算少,一個人要騎車負責接送兒女上下課和上補習班,若沒有夜間部的課也得煮晚飯做家事。有時女兒生病、顧不了弟弟,只好請娘家的父親來幫忙。她脾氣一上來,不管先生正在開會,就飆電話大罵一頓,心裡才稍稍平衡點,「我壓力大時,他真的比較倒楣。」

有沒有你,家人都活得下去


而讓通勤者倍感壓力的一點,應該是無法融入家庭生活,感覺不被需要,像個外人。不難想像,因為留守者與子女相處時間多,關係自然緊密,彼此也發展出一套生活步調。「有沒有你,我們都活得下去」,是個有點無奈的事實。

通勤婚姻的孩子,很像單親家庭的孩子。他們跟留守的父母非常親近,與通勤者保持一定距離,並成為留守者傾訴苦水的對象;卻也有親子間關係過度緊密,造成兒女為了取代通勤者的角色,而過於獨立的隱憂。

陳從義的大女兒每天晚上都會跟他MSN視訊,因為她覺得用電腦丟水球很好玩,但得避開她最愛的卡通時間,否則她一下就跑走了。孩子進入青春期,對通勤夫妻的衝擊最嚴重,因為青春期孩子跟你沒話講,要是之前關係就不好,動不動就在電話中嗆說:「你憑什麼管我?」、「只有出事情你才會回來!」讓通勤者啞口無言。

通勤婚姻的家庭生活不得已變得分層片段,夫妻關係和性生活也如此。通勤夫妻剛見面,會強烈感受到那股陌生感,即使有親吻和擁抱,總覺得中間有一條鴻溝。慢慢開始覺得「談得來」時,通勤者又得離開了,愛情的溫度總徘徊在剛開機的暖機階段。許多通勤夫妻中的太太則抱怨自己像個慰安婦,感覺很糟。

淡水馬偕醫院協談中心諮商心理師黃乙白解釋,由於男女對親密的需求不同,女性需要多一點時間放鬆談心和擁抱,男性則需要直接的性關係;這是個很微妙的拉扯,因為總有一件事要開始。因此夫妻應該先了解男女的需求點,同意親密應該包括美好的性,以及親密的對談,避免完事後倒頭呼呼大睡,只滿足某一方的需求。

通勤夫妻如何為彼此關係保溫,如何讓孩子感覺好像就在身邊?專家與過來人提供的建議如下:

試著跟孩子建立軟性的連結。
雖然父母其中一方不在身邊,但孩子希望時時感受到關心。通勤者不要每次拿起電話只會問:「功課寫完沒?」、「考試考得怎麼樣?」這些硬邦邦的問題。不妨改問孩子:「校慶園遊會好不好玩?」、「班上某某同學最近怎麼樣?」通勤者也跟孩子分享心情與生活點滴,不是只有孩子單方的口頭報告。

儘量參與孩子成長中的重要時刻。
可以的話,儘量在孩子的大日子趕回家陪伴;若沒辦法,也要在電話或視訊中「親自」關心他們的重要時刻,不要透過留守者詢問或轉達。

試著了解孩子的心情。
在適當時刻,跟孩子聊聊父母分居兩地對他們的意義是什麼?他們有什麼想法,何時會感受到壓力,有什麼恐懼或疑問?鼓勵孩子把感受說出來,並且再三保證,好比下次生病時,會請姑姑來幫忙。孩子的心情需要被知道。

跟青春期的孩子保持溝通。
若與青春期的孩子互動變少,更要積極的找出他們可接受的方法持續保持聯繫,提供關心與支持。但也別過度緊張,青少年有段時間就是會變得怪裡怪氣。

信任、尊重與保留自我


通勤者與留守者為了家庭分隔兩地辛苦努力,最怕因為彼此猜疑不信任,成為壓垮夫妻關係,甚至摧毀家庭的最後一根稻草。有些台商富太太雇徵信社、包計程車跟蹤先生;先生回台前,特地練瑜伽做臉又SPA,讓皮膚保持光滑,留守者的不安全感明顯反映在「以夫為天」的不平衡關係上。

鋼琴老師張必忻雖常忙到沒卸妝就睡著,仍堅持在專業上有表現、有進步,讓先生看得起。對於通勤夫妻常見的不信任感,擔心另一半感情外遇的憂慮,張必忻抱持「疑而不用、用而不疑」的想法,從未到先生公司查過勤。也許是因為當初兒女還小時,夫妻曾一起走過經營家庭、學習當父母的歷程,「這對穩固關係很重要」,她說。

先生已經通勤十多年的黃玟娟也有感而發說,通勤婚姻很累很累,卻也給她一些自由,「夫妻倆再好,一定有些時刻是很寂寞的,一定有些空間是別人進不來的,」所以女人要在婚姻裡找到自己的重心和主軸,線頭在留守者的身上:留守者快樂,通勤者就放心。

給通勤者的建議


別嫌每日 MSN 麻煩。你對家庭置身事外,有天你可能也會被置身事外。時空距離也許對通勤夫妻是挑戰,但心態才是關鍵。通勤者千萬別覺得在每天忙碌的時刻表中,插入半小時 MSN 或 Skype 是浪費時間,反正每天講的都差不多,小孩也總是半路跑掉。這半小時是確保你與家人的情緒,以及家裡的大小事情都保持同步的重要媒介,一定要逼自己養成習慣。

不要叫人家講重點。
通勤父親回到家,很喜歡打斷太太天馬行空的聊天,「我們好不容易聚在一起,時間寶貴,講重點。」能分享,就是一種連結,好的壞的大小事都可以講,儘量聽。電話或視訊不光是用來解決問題,更是分享心情最直接的方法。

記下自己的心情。
在你很想分享喜悅、想念或沮喪,偏偏家人可能在忙,時間不太對時,用手機把心情錄下來,再寄給家人,讓愛在彼此間流動。

幫另一半找支援。
協助不太容易開口求救的留守者建立人際支援網絡,幫忙看顧你的家。

回家時展現想幫忙家事的意願。
通常留守者看到通勤者要幫忙做家事,會說自己比較知道方法,就直接把事情接過來做。這時通勤者要記得說:「教我怎麼做,我來幫忙。」因為留守者只要知道你有想幫忙照顧家、幫忙分攤的那份心意,就已足夠。

給留守者的建議


給彼此的關係留一個玄關。每次通勤者回家時,在家裡找一個舒適的角落,花十分鐘坐下來,先支開小孩,彼此用配偶的角色輕鬆對話。就像從大門轉進客廳的玄關一樣有轉圜空間,讓雙方心理準備好,面對接下來幾天的「夫妻模式」。

留一點事情給通勤者做決定。
家裡的留守者通常是超人性格,媽媽也可以打蟑螂、修按摩浴缸。但偶爾,刻意留一些家事或決定給通勤者,讓他感覺被需要,在家還是有權威。

給彼此時間學習表達愛意。設計師吳季剛的母親陳美雲,獨自一人帶兩個兒子移民加拿大,先生第一次去探視他們即將返國時,陳美雲問:「為什麼你不在這個時候抱我一下?」先生卻什麼也沒做就入關了。後來,先生說:「這裡抱抱不怕人家笑,如果回台灣我就不敢抱你了,」終於學會主動抱她。給通勤者一點提示和時間,用你們的方式表達愛意。

做通勤決定前的提醒——不要輕易把家庭當代價付出

口述∣師大人類發展與家庭學系教授黃迺毓

我想大多數選擇通勤婚姻的伴侶都是出於不得已,相愛卻老是分隔兩地一定很難受。但提醒大家認真的想一想:這真的是無可選擇中的選擇嗎?有些夫妻選擇分居兩地,是因為社會文化隱約的鼓勵我們,工作應該優先於家庭;或者背後考慮到長輩或親友的眼光,不能讓公婆以為我不支持先生發展事業。不在乎自己的感受,反而顧慮別人的想法,結果輕易的把家庭當成代價付出去。

我建議正在做通勤決定的夫妻,別小看了「夫妻一體感」的重要性。MSN 和 Skype 不太可能取代一個人,那種把即時的感覺變成冷凍包,需要時才拿出來解凍分享的家庭,很難了解你們錯過了哪些重要的生命片段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兔 的頭像
小兔

小兔媽媽趴趴走

小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